话说渭南 谷子的记忆

来源:渭南日报  时间:2019-09-20

  《谷子的记忆》缘起于国家设立“中国农民丰收节”——秋分。

  秋分之后,我的家乡白水就进入到了春华秋实的收获季节。过去,家乡人在这个季节收获的主要作物一是糜子,二是谷子。故家乡农谚曰:秋风起,天气凉,谷子糜子遍地黄。谷子属草本作物,是人类最古老的粮食作物之一。古籍称谷为稷、粟或粱。我的家乡是仓颉故里,文载:“仓颉造字,天雨粟。”说的是仓颉创造了文字,老天爷为了奖励他,在他的家乡降了一场谷子雨,由此产生了“谷雨”这个节气。白水的古名也曾叫“粟邑”,可见谷子的历史至少有5000多年。到了唐代,又有一篇《黄粱梦》,这黄粱大概就是我们所说的蒸小米干饭。由此可知,谷子在中华民族中的地位和影响。谷子碾成小米,是农家一年四季离不开的优质饭食——米汤,更是冬季米饭的主体。米饭比米汤稠些,用筷子能夹成块状。米饭不解渴、却顶饱,是穷苦农民赖以充饥的至宝,是家乡人们最喜爱的饭食。以前农民把美好生活的标准列为“山盐柿子醋,麦米菜籽油”,可见小米的作用有多大、有多好。

 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,也参加过多年的农业生产劳动。所以对谷子和小米,有着深厚的感情、深刻的观察和体会。

  记得儿时,一到冬季,蔬菜极缺,农民越冬的蔬菜不是阴干的蔓菁,就是腌制的芥菜。饥肠辘辘的农民,吃饭喜欢端西河生产的大福字老碗,盛得多、不烫手。一大老碗的小米饭,盖上几筷子芥菜,再拿上几个糜子馍,端到大门外邻里乐聚的暖阳坡,一面有滋有味地品尝饭菜,一面海阔天空地胡谝浪扯,真是其味无穷、其乐无穷。一碗可吃饱,一聚可满足。于是家乡人称这种老碗是放心老碗。小米除了做米汤、米饭之外,还可以做成干饭。干饭是特殊的美味佳肴,做法是先将小米浸泡,然后放在笼里蒸。技术要点是在把握水分多少、干湿得宜,蒸出了软硬合适、颗粒疏散,然后盛到老碗里,可以放盐放辣椒和调料,再配上芥菜,吃起来脆香可口,也十分顶饱耐饥。人常言:早吃干饭饱一天。一般干重活的人,特别是小伙子都爱这样吃。

  谷子下种在春夏之交,在大麦收割前后。有空茬地,就种在麦前,叫质谷子。质一点好,更适合谷子成长,产量高、质量优。无空茬地,就在麦茬地种,无论是质是次,都要借雨后有墒,抢时争晌、抓紧下种。麦熟一晌、秋种一时。否则,就会误成长、误收成。谷苗出来了,第一道关口是拔谷。拔谷就是间苗、定苗。谷子喜生长空间大,稠了就长成稗谷草。拔谷是一个抢时的农活关键,又是一个技术活。起码要分清杂草和谷苗。有些夏草外形和谷子难分难识,没有一定的经验,往往拔了谷、留了草。拔谷人要有蹲功,要蹲下身子一边拔,一边蹲着走,一人占五行,真正是眼观六路,该拔的拔、该留的留,稍带连杂草都拔净。好的拔谷者,一茬过手,杂草不留,谷苗立即显得挺拔茁壮。而外行就不行,不是苗与苗之间稀稠不匀,就是常拔了苗留下草。或将谷苗拔断,过后又长上来,谷地显得荒芜凌乱。拔谷要尽早及时,拔早根少而浅,好拔;拔迟了则会因稠密而影响生长,又因高而难拔。夏日炎炎的中午,太阳暴晒的时辰,是拔谷的最佳时机,以便拔掉的苗、杂草尽快被晒死。如果天阴或有几丝雨,拔掉的苗、杂草易复活,需拔第二遍。

  拔谷之后,就是锄谷。谷子喜墒,更喜锄。锄头可以保墒,可以松土透气。每锄一次,收成就增加几分。所以农民很重视锄谷。而锄者与拔谷者同样,喜在天热的中午,一是有利于使用牲口的中午空间(两头耕地,中午喂牲口,让牲口歇息);二是日头暴晒,有利于把杂草晒死。古人诗云: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”,指的就是这个时候。

  谷子生长期短,几乎是从春夏之交开始,到秋分之后收割。这一段正是农民最辛苦的季节。谷子几乎是伴随着农民,冒着炎夏酷暑,耕耘管理的辛苦而成长和收获的。古人所谓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,应是对谷农这段生活的写照。

  秋分过后谷子成熟了,秆叶干枯了,秋色加重了,就到了收割谷子的季节。一捆捆的谷子,带着沉甸甸的谷穗,堆在场上,像一段长城。于是一家人,常在夜色中或在月光下,围着谷堆,开始了删谷穗的活动。一个又一个谷穗从刀刃中被删出来,晾了满场;一堆又一堆的干草被晾在了场边。第二天,立即摊场碾谷穗、扬谷皮、晒谷子。这几乎是一家人难得的喜悦时刻,寄托着全家人越冬的生活希望——饥寒的生活保障,虽辛劳辛苦,却其乐融融。

  谷穗碾了,谷粒扬出来了,谷黄也收拾起来了,谷子的收种过程终结了。这时,孩子们成了后续活计的主力:捆干草、晒干草、利用干草做游戏。捆干草,是将谷秆中较湿的韧拉性好的几根作为绳去捆,捆成一个像穿大衣的草人一样,人们叫干草娃娃。把干草娃娃栽到场上晾晒,待干透了,就收拾到雨淋不到的地方藏起来。这是骡马驴越冬最喜爱吃的草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谷子的作用似乎被淡化了,小米似乎已不再是饮食中的奢侈品,我们家乡早已变成了全国苹果之乡。秋分前后,正是采摘苹果的季节,谷农变果农,都忙着摘果售果,已没有人在乎谷子和小米。然而“中国农民丰收节”又勾起了我儿时的旧梦,甜丝丝、酸溜溜,不能忘怀的乡情和乡愁……

操作选项

字体大小
宽屏阅读
打印文本
重庆长寿文明网 石河子文明网 营口文明网 商丘文明网 辛集文明网 北京海淀文明网 大庆文明网 浏阳文明网 忠县文明网 丹东文明网